燼.

我才发现以前的评论我怎么都没回???真是不好意思:=]

嘿 那边的小子 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不不我不要金币  哦也不要面包 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一杯酒就好  啊哈你真是个好人  过来这边坐 啊 这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从前有个小伙子叫做拉顿哈给顿 他有着巧克力色的皮肤 既不像城里面干干净净的白人孩子 也不像身强力壮的莫霍克族人 他打一从娘胎里出来就没见过他那混蛋父亲 据他的母亲说他父亲是个会吃人的魔鬼 天真的拉顿哈给顿为此做了好些天的噩梦 并且很担心自己长大会不会也成为魔鬼

尽管他与族人不同 但族人并没有为难他和他的母亲 小伙伴也没有嘲笑他是白人和莫霍克人的混种 就这样他度过了婴儿幼儿童年时期 到了该叫他拉顿哈给顿小伙子的时候了

红衣卫入侵村子的时候 拉顿哈给顿和他的小伙伴正在山谷里狩猎 救母心切的拉顿哈给顿在返回途中不幸遇上了凶恶的查尔斯李 他长着一张魔鬼的脸 事后拉顿哈给顿这么跟伙伴们说 查尔斯李把他按在树上 威胁他嘲笑他掐住他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 拉顿哈给顿询问了他的名字 在他的一番嘲弄过后默默记住了查尔斯李这个名字 并且多年后终于报了当年的一面之仇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拉顿哈给顿赶回村子的时候 发现整座村子都淹没在一片火海中 湛蓝的天空不再 夜莺的歌声也消失 他慌慌张张的跑向家 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母亲被倒塌的房梁压住 大火已经蔓延了大半个木屋 年幼的他不顾一切冲上去想要帮助母亲 却悲哀的发现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被族人从母亲旁拉走 在他身后木屋轰然倒塌 拉顿哈给顿永远也忘不了母亲最后一次呼唤他的名字 夜幕下的森林里回荡着他愤怒悲伤的嘶喊

拉顿哈给顿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母亲和族人 剩余的族人也开始迁移 他决定做点什么 他听人们说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住着一个瘸腿的老头 有人见过他单手就解决掉了想要打劫他的流氓 或许他可以教给他点什么 于是拉顿哈给顿踏上了旅程 跋山涉水经历风吹日晒来到了达文波特庄园

他向老头表明了来历 希望他可以帮助自己 可那老头竟然不买他的帐 三番两次把他关在门外 还让他睡马窖 无奈有求于人 拉顿哈给顿决定暂时忍忍 明天一早再思考对策

半夜里突来的雷声惊醒了他 他又想起了在殖民地的那段日子 每当夜里打雷的时候母亲总会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低吟着一些他听不懂的古老歌谣 直到他再次睡去 可醒来的时候 他身边没有母亲也没有殖民地的星空 只有马粪的臭味和漏雨的房顶嘲笑他的无能

终于在他赶跑了趁着夜色摸上来的山贼后那老头终于同意他跟着他学习技巧了 拉顿哈给顿很开心 这意味着他离报仇的那天不远了 三个月高强度的训练后 他终于学会在森林中窜来窜去猎杀动物

老头带他进入了庄园里的地下室 琳琅满目的武器让他惊奇不已 但都没屋子正中央那套蓝白相间的长袍更让他感到兴奋 第一眼他就认定那是属于他的 事实证明这的确就是他的 他换掉莫霍克人的服饰 换上那身叫做刺客服的长袍 老头还给了他一炳带着护腕造型奇特能伸缩自如的匕首 叫什么袖剑 当然叫什么不重要 他发现这炳匕首用起来还蛮顺手的 削个苹果撬撬锁什么的都很方便 但他更中意的还是战斧

他指着墙上的一排肖像问老头那些绅士是谁 老头恶狠狠的说那些人是带着绅士面具的衣冠禽兽 他们传播着虚假的理念 暗地里没少干上不了台面的事 托马斯希基 哦竟然还有讨厌的查尔斯李 他看向最上面的一副肖像 像中是一个穿着深蓝色外套和同色镶金边披风的人 老头说那是他的亲生父亲

以鹰之神起誓他从来不知道他的父亲竟然是个圣殿骑士 更加惊讶他在圣殿骑士团中的尊贵地位

接着老头又带他去了安宁祥和的波士顿小镇 为了方便还给他起了一个白人名字 叫做康纳 后来他才从敌人口中得知那是老头死去儿子的名字 一路上他都在不停左看右看 对他一个大山里的孩子来说会喷水的石头和优雅高贵的女士无不让他感到新鲜

这之后他开始频繁出入庄园 奔波于城镇之间寻找着他需要的消息

一次任务中 他在潜伏的屋顶上第一次在画像外见到了父亲 大伙子拉顿哈给顿悄悄探出头去 内心一半激动一半复杂 那个人举止优雅落落大方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魔鬼 他想 但他不认为母亲和导师会欺骗他

与父亲的初次见面是那么的戏剧性 轻敌的他在教堂里被房梁上埋伏的男人扑倒在地 不该是这样的 拉顿哈给顿有点慌了神 先一步脱口而出的父亲却是那么流利顺畅 仿佛早已练习了千次万次

说来奇怪自从在教堂那次后他们经常会碰面 有时他被老头支使去城里买日用品 迎面便碰上了出门办事的父亲 但两人只是对视一眼 便同时移开了视线

还有父亲身边讨厌的查尔斯李 哦我忘了说吗 他父亲是查尔斯李的顶头上司

之后的事验证了他母亲的话 尽管他们统一战线放下刀剑暂时合作了一段时间 但由于他和父亲的理念不和 他们最终还是不得不拔刀相向

那是一场惨烈的斗争 在这之前他们彼此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 他的父亲 圣殿骑士团北美分部大团长 可不是个绣花枕头 大团长对剑术的独到理解几乎让拉顿哈给顿招架不住 拉顿哈给顿被掐住脖子按在地上 就像多年前在那个破旧教堂里他也这样被扑倒

那时他弱小的无力反抗 可现在不同了 他足够强壮也对敌人足够冷酷 快要窒息时他反手把袖剑刺入父亲的太阳穴 喷溅的鲜血撒了他一脸 在微凉的夜里带着几分温热 真没想到最后关头竟是这炳毫不起眼的小匕首救了他一命

父亲倒下之前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拉顿哈给顿之前不曾在他嘴中听过的话 他说他为他的智慧和勇气自豪 拉顿哈给顿觉得心里酸酸的怪难过的 他没去碰父亲的尸体 他知道会有圣殿发现他们的大团长死了 死在了自己亲儿子手下

再后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他追上名单上的最后一人  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分享着同一瓶酒 然后他把匕首插进了对方的胸口 看着对方渐渐没了呼吸 尽管那人至今也没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可是一切都晚了 英军赶走了他的族人 他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找到 他又变成了当年那个站在火海中不知所措的拉顿哈给顿

回到庄园 他站在没了生息的老头面前 忽然感觉鼻子很酸 老头最后把整座庄园留给了他 他在庄园后山的一处空地上埋葬了老头 尽管他自始而终都没认真叫过他一句master

他又变成了孤身一人

再后来他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再再后来独立战争胜利的时候人们欢呼雀跃 却忘记了这一切归功于那个混血刺客

啊 时间过得真快呢 今天就到这里吧 谢谢你愿意听我唠叨

什么我的名字吗 嗯 你可以叫我康纳 或者拉顿哈给顿 不过我猜你跟我那混蛋父亲一样根本发不出那个音

不过还是谢谢你 真的很感谢

爷爷生日贺文 AC全员向?

爷爷生日贺文 AC全员向?主要我觉得肯威一家的话康纳和海尔森这俩人搞不起什么事情来……
就……ooc呗 第一次写文
欢迎批评
搞起:P

门被支开一条缝隙,一个人影朝四周环顾一圈,然后迅速的闪了进去。

爱德华悄悄松了口气,从港口回来后那帮崽子们拉着自己不由分说的去了酒馆,非要喝上几瓶,也不知道今儿个是什么日子,还是自己。上一次没禁得住诱惑,半夜偷跑去酒馆被海尔森抓了个现行,那之后海森严令禁止爱德华成天泡在酒馆。

然而此刻本该温暖的家里却是一片黑暗。

所以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爱德华一脸茫然。不应该是欢迎回来父亲(爷爷)晚餐已经做好了洗澡水也烧好了现在去洗干净你的手然后坐下来好好吃饭或许晚上我们可以一起去看场电影吗?

砰——
“wwwwwwwhat the hell?!”被吓到的人猛地往后一跳,头顶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一头本就乱糟糟的金毛现在更是变得惨不忍睹。

灯光突然倾斜下来。

“yoooooo咸鱼华生日快乐!”爱德华顶着一头彩带看着眼前拿着彩带筒叫的比谁都欢的年轻人。好吧,弗洛伦萨交际花,他在这里,那么其他人……

“生日快乐爱德华!”爱德华一个个扫了过去,很好,所有人都到齐了,大导师,矮子诺,弗莱姐弟,来自东方的邵云,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也在其中,甚至谢依也坐在角落里——天知道谢依和海森两个圣殿骑士是怎么跟一屋子刺客混在一堆的。爱德华有点担心自己的儿子。

“祝你324岁生日快乐,爱德华。”大导师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顺便拉走了粘在爱德华身上的三岁刺客

“所以说,今天是我生日?”看着那一大帮人,爱德华觉得心很累。不记得自己的生日这种事情很蠢——个屁啊!对他来说这简直太正常不过了好吗?还记得十岁以前父亲总会在他生日那天给他惊喜,有时是一些亮晶晶的小东西,有时是做工精美的小刀,甚至有一次父亲带着他乘坐一艘有着优雅名字的船渡海,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怀念着微涩的海风味道以及海浪拍打船身的声音。至于那之后?不提也罢。

“差点忘了正事。”被拖走的艾吉奥突然折了回来,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带着浓浓的艾吉奥风格的盒子。什么你问我艾吉奥的风格是什么?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这是送给你的礼物哦,一定要好好收……”话还没说完便被身后两个人推搡到一边

“哟爱德华,这是我和雅各布的礼物,我们可是扫荡了三个圣殿据点才找到这个的呢。”伊薇冲他眨了眨眼,爱德华朝他们身后的大物件看去。好家伙,这两人还真是懂他,回旋炮这种东西简直不要太炫酷。

一直没说话的雅各布摊了摊手,“本来我是想送你我亲自做的蛋糕,但是伊薇死活不让我进厨房,还威胁我敢进厨房一步就立刻搬出去和亨利一起住。”在座的人心里默默为伊薇点了个赞,并且开始同情弗莱家的厨房。

大导师不露声色的递上了一把闪着寒光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长剑并在偷偷的问爱德华能不能教他游泳,“当然,教大导师学会游泳是我的职责。”虽然你永远学不会。爱德华在心里添了一句。

邵云端了一碗很奇怪的面,说在她的家乡过生日要吃一碗只有一根面的面条,据说这样能长寿,爱德华表示不是很理解中国的习俗。

至于谢依,则送给他两支枪还说什么物归原主。难不成圣殿那边的人被洗过脑了都这么神神叨叨?爱德华不禁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爱,爱德华,这是送给你的法棍…”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阿诺艰难的挺直了腰板试图正视他。“嗯……谢谢你”爱德华面带微笑嘴角抽搐的收下了这份特别的礼物。

一阵过后,他的怀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礼品盒,这情况还是第一次,放到以前,别说礼物,就连他的生日也不会有人记得。

“那么,你喜欢吗?”围住他的人小心翼翼的问道,空气仿佛凝固了。他一一扫过,这里面有自己失而复得的亲人,有不苟言笑却一直在照顾他们的阿泰尔,有油嘴滑舌却很热心的艾吉奥,有经常拌嘴但感情极深的弗莱姐弟。嗯,还有小巧可爱看起来很弱关键时刻却很靠谱的阿诺和自己并不是很喜欢但是的确很有能力精明能干的谢依。

他深吸一口气,“不,”金黄色的发丝随着动作微微抖动,“我很喜欢,谢谢你们…各位,谢谢你们。”

至少以后有他们,不是吗?

——————和谐♂的肯威一家
“父亲你又去喝酒了?”
“不不儿子你听我解释…”
“难道父亲你忘了上次的教训吗?”
“当然没…啊…你…听我解释…唔…”
爱德华一脸委屈。
康纳投过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
1.记得有人说谢依初始的那两把手枪很像爷爷的啊于是就这样_(:з」∠)_
2.我真的不是故意黑阿诺只是觉得他很可爱很想欺负
3.都是老梗了
4.另外扫荡圣殿骑士据点那个大团子和鳕鱼就当做没听见吧
PS:爷爷生日快乐原谅我把你写的这么ooc :D

在空间看到的段子_(:з」∠)_

用在ea身上大概就是这样(比划

费德里科从酒馆回来的时候,却没想到看见自家弟弟全身赤裸地站在床边。虽然说小时候那会没少一起洗澡,但也……挺不好意思的
“hey Ezio,what are you doing?你为什么不穿衣服?”“我穷啊,没钱买衣服。”“这就是你不穿衣服的理由?把衣柜打开我看看。还撒谎,这里面明明有蕾丝边超多的衬衣,有全翡冷翠最骚气的小马甲,还有……


     
     






嗨呀,Altair大导师,好巧啊……”

今天玩ac3 呆子萌跟老爹说 等这事结束了想回家  听到这贼心酸 插入最后一个动力源之前一直在戳老爹戳shuan 想想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吃了一把刀子哭唧唧的qaq

p1
“sir…”【迷弟眼神】
p2
“嗯?”【叉腰】
p3 心疼海参大团长
“sir你会游泳吗”
p4
这个 我也不知道啊亚诺爱丽丝乱入.jpg 我可能加入了假的圣殿骑士团